幸运飞艇官方版

文庫網
—文庫網—商業知識精選專題
—文庫網—商業知識精選專題
現在很多憂國憂民的人已經對中國的大學不敢抱太大希望了。中國大學給人的印象是不但學術創新能力弱,就連社會責任感也不行,用錢理群先生的話說,培養出來的學生都是“精致的利己主義者”。那么,“禮失求諸野”,美國的大學又如何呢? 曾在耶魯教過十年書的威廉·德雷謝維奇,他出了一本書,叫作《優秀的綿羊》,這個稱號并不比“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好聽。
標簽: 常青藤的綿羊

10.00文幣

9份文檔 / 原總價:10.00文幣

友情提示:

現在很多憂國憂民的人已經對中國的大學不敢抱太大希望了。中國大學給人的印象是不但學術創新能力弱,就連社會責任感也不行,用錢理群先生的話說,培養出來的學生都是“精致的利己主義者”。那么,“禮失求諸野”,美國的大學又如何呢?

曾在耶魯教過十年書的威廉·德雷謝維奇,他出了一本書,叫作《優秀的綿羊》,這個稱號并不比“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好聽。

好得像綿羊一樣的學生

為講述方便,我們虛構兩個學生:清華大學的小明和耶魯大學的Joe。能考入各自國家的頂級名校,兩人顯然都是出類拔萃的精英。人們相信他們都是未來的社會棟梁,甚至有可能成為各自國家的領導人。

然而此時此刻,小明的形象距離領導人還相差很遠。他來自中國某個邊遠地區,身體談不上健壯,戴著眼鏡,社會經驗相當有限,也不善言談,除了成績好,簡直一無所長。

小明是高考的受益者,他是自己家族,甚至可以說是家鄉的驕傲。為了得到這位全省狀元,清華招生組曾把小明請到北京,美其名曰“參觀校園”,直到看著他填報了志愿才算放心,簡直是明星的待遇。

美國大學錄取并不只看分數,還非常重視綜合素質。跟小明相比,Joe可謂多才多藝。他高中時就跟同學搞過樂隊,能寫能彈能唱,從小就精通游泳、網球和冰球,而且入選校隊參加比賽。Joe的組織能力很強,是高中學生會副主席,而且很有愛心,經常去社區醫院幫助殘疾人做康復運動。

跟很多名校一樣,耶魯甚至允許Joe高中畢業后先玩一年再入學,一方面休息休息,一方面趁著年輕去看看世界。在歐洲游歷了半年之后,他在父親的幫助下前往非洲,以志愿者的身份在蓋茨基金會工作了幾個月,任務是幫助贊比亞減少艾滋病毒傳播。

小明深知自己的一切榮譽都來自分數,只有過硬的分數才能讓他拿到獎學金、出國留學、找份好工作。為此,小明在清華的學習策略跟高中時并無區別,那就是一定要門門功課都拿優等。

Joe的大學生活就比小明豐富多了。他是多個學生組織的成員,每逢假期就去做志愿者或者去大公司實習,有相當專業的體育運動水準,而且經常跟老師和同學們交流讀書心得。

所以中美大學的教育的確是非常不同。可是如果你據此認為,相對于小明屢被詬病的應試教育,Joe經歷的素質教育非常快樂,或者你認為Joe是比小明更優秀的人才,那你就完全錯了。其實,Joe和小明是非常相似的一類人。

Joe為什么要參加那么多課外活動?因為這些活動是美國學生評價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像考試分數一樣重要。跟小明刷GPA(平均學分績點)一樣,Joe刷課外活動的經驗值也只不過是完成各種考核指標而已。每天忙得焦頭爛額的Joe,對這些事情并沒有真正的熱情。比一心只想著考試的小明更苦的是,Joe還必須顧及自己在師生中的日常形象。他還需要知道別人經常談論的書都說了什么——所以他用只讀開頭、結尾和書評的方式,假裝讀過很多本書。至于能從一本書中真正學到什么,Joe根本沒時間在乎。

如果說小明是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其實Joe也是。20世紀六七十年代和更早時候的大學生,的確都很有社會責任感,非常關心國家大事,甚至愿意為了社會活動而犧牲學業。可是,現在的大學生競爭非常激烈,根本沒時間管自己生活以外的事情。除了拿經驗值走人,他們很少能對任何事物做特別深入的了解。清華的學生還有閑情逸致搞個女生節向師妹師姐致意,而在耶魯這種水平的美國大學中,學生經常忙得沒時間談戀愛。

Joe和小明的內心其實都非常脆弱。他們從小就是取悅老師和家長的高手,他們從未遇到過挫折——所以他們特別害怕失敗。

人們印象中的名校生都能根據自己的個性選擇不同的道路,百花齊放。然而事實是,在追求安全、不敢冒險的氛圍下,學生們互相模仿,生怕跟別人不一樣。小明一入學就在最短的時間內跟師兄們學會了自己學校的切口和校園BBS上的專用語。什么時候考托福、哪個老師的課不容易拿分、考研找工作的各種手續,就連出國打預防針總共會被扎幾次,BBS上都有詳細的“攻略”。小明對這些進身之道門兒清,遇到與攻略稍有差異的,都要上網仔細詢問,不敢越雷池半步。

剛入學時,Joe們被告知耶魯是個特別重視多樣性的大學,他們這些來自五湖四海、不同種族、身懷多項技能的青年才俊將來的發展有無限的可能。那么這些擁有得天獨厚的學習條件的精英學生,他們中是否會有很多人去研究古生物學、致力于機器人技術、苦學政治一心救國,或畢業后去烏干達扶貧呢?

當然不是。學生們慢慢發現,真正值得選擇的職業只有兩個:金融和咨詢。有統計發現,2014年70%的哈佛學生把簡歷投到了華爾街的金融公司和麥卡錫等咨詢公司,而在金融危機之前的2007年,更有50%的哈佛學生直接去了華爾街工作。相比之下,選擇政府和政治相關工作的只有3.5%。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地圖 - 資源地圖 - 友情鏈接 - - 聯系我們

文庫網用戶QQ群:731843829    百度熊掌號:     微信公眾號:WENKUNET

copyright? 2018-2020 文庫網 seannie.cn 網站版權所有

經營許可證編號: